余江县大学城

大兴区医疗器械

王欣案的直播似乎惹祸了。

关上门,本来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;一公开,就变成许褚裸衣斗马超。很多人问,优秀的公诉人到哪里去了?

可能是压力大,可能是准备不充分,可能前面侦察环节就有纰漏,后面公诉起来就更难做。当然也可能是:优秀的公诉人,都坐到对面去了。

我看到有一些评论人,很看不惯一边倒挺王欣的“民意”,他们奋力地试图说明:王欣在狡辩。

可是这很奇怪吗?一个人,马上可能要被判有罪了,马上要面临严重的刑罚了,他当然可能要狡辩啰!此时不狡辩,更待何时呢?

法律的公正,不能寄望于靠被告不狡辩来实现。

作为一个公民,我真的并不在乎一个被告是不是在狡辩,我只关心我们的公诉人和法官是不是职业、素质如何。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一句,可以取消对我的关注。

现在,我觉得有一个最值得关注的问题:

我们的法检两家,会怎么反思这一场庭审?

翌日,当市里的分管领导、政法委、宣传部门、公诉机关、侦察机关坐在一起,关上了门,大家默默对视着,唏嘘之间,又会怎么总结和反思这一场庭审?

我希望他们千万不要得出一个结论:TNND,下次再也不搞直播了。

千错万错,直播没错。千吊打万吊打,直播值得鼓励。

海淀区法院为什么要网上直播这个案子?我不了解内情。大致可以猜想一下。

这肯定不是一时冲动,不是一个基层院可以决定的,肯定是请示市高院同意的结果。

过去,只有少数全国关注的“大佬案”才搞了直播,就好像在江湖武林中,审判欧阳锋、审判左冷禅、审判金轮法王、审判星宿老怪才搞直播。

现在王欣案也搞直播,真是超规格待遇。

也许是法院为了树立一个标杆,也许是要体现司法体制改革的成果,甚至不排除是法院领导个人对公正公开有所追求,心中有一份情怀,想搞一点突破。

谁想得到对方这么牙尖嘴硬啊?甚至还做无罪辩护。

一不小心,直播变成吊打,标杆变成反面标杆,预期中的先进经验总结的,就变成沉重的反思报告了。

我知道,如果不直播,什么鸟事都没有了。

关起门来,一切都会不一样的。公诉人会以泰山之势,碾压这个“最有种的男人”。王欣和辩护人哪里有什么机会长篇大论、唾沫横飞、纵论情怀?没发挥几句就被审判长打断了。

不搞直播,你我网民最后只能读读通稿,看几句不咸不淡的庭审描述,然后你还看你的芈月传,我还发我的万柳书院广告,一切云淡风轻,这件事可能连个热点都算不上。

可是一直播,战斗就变成了另一个样子,公诉人紧张了,整个矮了一头;辩护人兴奋了,整个高了一头;审判长又要表现不偏不倚,让被告说话。

于是各种被吊打,各种被带到坑里。被告一边,王欣甚至有藐视审判长之嫌,居然还能频频反问。

经此一役,院长的小心脏,想必很受了一番挫折。法检两家很容易把账算到直播头上。这是最不好的。

每当发生错误,最怕的就是倒退式的、简单化的反思。

例如前些年某地的一起个案:一个执法者粗暴地打了人,还踩住她的头发。这个场面被人拍照上网,成了热点,当事人被处分。

对于此事,最好的反思,是不要违规动用警力,并提高执法队伍的素质。

可我却很担心他们经过闭门总结、深刻讨论、认真反思后,得出的结论是:以后千万提防手机,可别让人拍到了!谁拍就弄谁丫的。

如此一来,不好的执法习惯仍会继续,而唯一发生的变化是:一见到手机,就抢得更凶。

同样地,这次王欣案直播,最好的反思是:我们的法官、公诉人要勤练内功。

而最坏的反思是:都是直播惹的祸。以后能不直播就不直播啰,能不公开就不公开啰。

就算要公开审,那也尽量少报道、不报道,开庭时找个小厅,多安排群众演员把位子坐满啰。

我希望他们一定不要做出这样的反思。

最后,对王欣案,我来鼓励法检两家几句吧。

没错,审判长有一些问题不专业,脸有点肿。

但是他至少保障了辩护一方的权利,做到了双方机会平等,让我们全体网民看到了一场精彩的刑案抗辩。

对于没有正经国产律政剧看的我们而言,这是很难得的。

我也来鼓励公诉机关几句吧。

法院搞直播,你们心里大概也是有意见的,上场时也是咯噔咯噔的。

但你们至少没有对王欣搞道德审判,没有说他嫖娼;你们人才储备或者还不足,但毕竟没有搞“支持起诉”,把上级院的检察官临时搞到基层院去。

多直播,才能多历练。郭靖的绝世武功怎么来的?欧阳锋在农家乐里逼着打架练出来的!杨过的绝世武功怎么来的?神雕逼着他打架、洗洪水澡练出来的!

上场练多了,我们才会少一些播音腔公诉人,少一些只会字正腔圆、以气驭剑、怒斥对面的公诉人,多一些真正的精英。

今天啪啪啪,是了明天的啊啊啊。请捂着脸,坚持直播的勇气。

大兴区医疗器械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